當然,NOMOS在複雜功能方面十分注重傳統:品牌的設計團隊對於德意志製造聯盟的標準深信不疑,他們樂於確保錶盤的簡約和錶殼的纖薄,然而複雜功能部分需佔據更多的面積與空間。因此,每一個複雜功能模組都必須經過重新設計改造,才能用於 NOMOS 的腕錶。舉例來說,我們的專利日曆顯示功能:日曆環片被安裝在機芯邊緣的寶石軸承上,確保其與機芯無縫連接,令腕錶始終保持優雅和纖薄。另一個體現出我們非凡製錶工藝的例子則是新月形的動力儲存視窗,能夠顯示腕錶何時需要重新上鏈:該專利模組僅需添加少量的部件即可。
NOMOS 的另一項里程碑是我們在 2005 年推出的自製自動上鏈機芯。這令 NOMOS成為極少數能夠(我們現在的所有機芯全部自主生產)自製機芯的錶廠之一。僅僅幾年之後,NOMOS 又推出了第一款世界時腕錶:搭載 DUW 5201 機芯的 Zürich Weltzeit 錶款和 Tangomat GMT 錶款,將 全球二十四個時區合一。   
為了持續改善腕錶性能,NOMOS 還與德累斯頓理工大學以及弗勞恩霍夫研究所積極開展合作。這些合作幫助我們開發出獨家的齒輪傳動系統。此外,這還可以保證材料方面的最新研究成果可以用於我們的製錶工作。DUW 1001 和 DUW 2002 是 NOMOS 研發部門的製錶師感到格外自豪的兩款機械傑作。這兩款極為精密的機芯目前用於 Lambda 和 Lux 金錶系列中。它們不僅是我們在格拉蘇蒂生產的最佳機芯,也是最美的機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