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這款經典腕錶需要升級?

真正的經典不需要升級。但是,如果升級成果非常出色,也未嘗不可。而且,我認為還能受益良多。Tangente Update的重點放在新的機芯上;而正是這款全新機芯讓錶盤上的設計升級得以實現。

那麼,這次Tangente的升級指的是什麼呢?

對我而言,讓NOMOS手錶與眾不同的核心特徵在於其設計與機械結構並駕齊驅。二者相互聯繫,必須一併考慮。全新的圓形日期顯示窗能展示錶盤背面機芯的活動。同時,其紅色標記突顯出Tangente的特徵。

從技術角度看來,這款腕錶是一件傑作。從設計的角度而言,又是否具有挑戰性呢?

改進Tangente是一件意義非凡卻又相當棘手的事情;在完成改進設計的當天,它就不僅僅只是一隻手錶而已。您還可以對它做出什麼改變呢?而且要怎麼做?這就有點像是如履薄冰的感覺,既想對它的各個方面做出修改,又要尊重其原版設計。這是一次名副其實的挑戰。將日期放在錶盤周圍的想法幾年前就已經有了,我們為此考慮了一段時間。只是,當時我們還無法加以實現。當然,NOMOS這款全新的大型機芯可以完美實現這個想法:日期環處於遠離錶盤的一側,這樣既能保留最初的Tangente設計不變,又可以將日期放在Tangente的錶盤附近作為一種附加。因此,對這款經典腕錶的重新設計依然保留了本身的傳統;只是在規模和功能方面都做出改進。你可以把它說成一種升級!

您好像很高興。

是的,我很高興。首先,我很高興Glashütte的設計工程師和製錶師都非常喜歡這個設計草案。他們感覺到我已完全理解他們所打造出來的成果。

您自己會佩戴這款手錶嗎?

非常遺憾,不會。這款腕錶的直徑為40.5毫米,十分精美。我認為這個比例非常棒 - 但遺憾的是,這不適合像我這樣細長的手腕佩戴。無論如何,這不僅僅是為了我自己而已。我期待第一次在街上看到有人佩戴新款Tangente Update的那一刻。新款的Tangente非常適合大多數人在日常生活中佩戴。

Michael Paul,1974年出生於德國布倫瑞克,曾在哈雷Burg Giebichenstein藝術學院就讀。此外,他還曾就讀于蘇黎世藝術大學和柏林藝術大學,並在此期間因其傑出的作品而被授予了「Meisterschüler」(大師級學生)的稱號。這位藝術家兼平面設計師現居柏林,到現在為NOMOS Glashütte工作了十多年。在此期間,他負責多項設計專案,其中Super30系列大獲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