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只有少数专家知道如何制造擒纵装置,而相关制作方法要么遭到重重保密,要么早已流逝在时间的长河中。没有文献记载、没有数学公式,甚至连制造工具都买不到。格拉苏蒂过往的制表工匠曾经掌握着这种技术;不过因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石英革命对机械制表行业造成的严重打击,制造擒纵结构的技术和设备在格拉苏蒂均已失传。虽然那段艰难岁月早已过去,人们也再次开始欣赏机械腕表的技术和美学魅力,但许多知道如何制造擒纵结构的工匠早已逝去,导致他们的工艺知识无人传承。因此,NOMOS决定采取行动:公司携手德累斯顿理工大学制定了一项艰巨的任务,开发自己的擒纵系统,从而在机芯生产流程中实现彻底的独立。

擒纵装置是一种极为精密的零部件;机械腕表中没有任何一个部件有这样严格的公差要求。摆轮和游丝必须能够根据各自的特性完美协作;擒纵轮的轮齿必须完美同轴,任何细微的计算错误都会导致整个擒纵系统无法正常工作。简言之,我们积累了多年的深入研究、广泛的测试实验,以及大量的失败经验,

但是我们从没有想过要放弃。最终,我们在 2014 年巴塞尔国际钟表展上推出全新研发的擒纵结构-NOMOS 自制擒纵系统,并搭载于NOMOS Metro腕表中。NOMOS 现在能够实现许多高级制表企业都未能实现的壮举:大批量自主生产的擒纵系统。Uwe Ahrendt 表示:“能够做到这一点,让人感觉就像登上月球一样。”法兰克福汇报(FAZ)作为德国著名的新闻媒体也暗示“就连苹果公司都密切关注着”这家来自格拉苏蒂的小型表厂。

但是我们从没有想过要放弃。最终,我们在 2014 年巴塞尔国际钟表展上推出全新研发的擒纵结构-NOMOS 自制擒纵系统,并搭载于NOMOS Metro腕表中。NOMOS 现在能够实现许多高级制表企业都未能实现的壮举:大批量自主生产的擒纵系统。Uwe Ahrendt 表示:“能够做到这一点,让人感觉就像登上月球一样。”法兰克福汇报(FAZ)作为德国著名的新闻媒体也暗示“就连苹果公司都密切关注着”这家来自格拉苏蒂的小型表厂。

Metro是搭载NOMOS 自制擒纵系统的第一款腕表。在那以后,NOMOS 开始为其所有机芯(这些机芯也是全部自主生产)配备这种擒纵装置。很快,NOMOS 所有腕表都会用上这种微小的机械装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