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年之前,NOMOS 默默地為世界各地的鐘錶愛好者生產著多種機械時計。由於我們對於簡約設計和精準走時的極致追求,公司逐漸聲名鵲起,奪得了數十座獎項。不過,此時公司仍不能獨立自主,雖然這在製錶行業幾乎難以實現。某跨國集團旗下的一家瑞士公司提供著製錶行業絕大部分的擒縱裝置,這種機芯內部的核心元件掌控著所有機械機芯的走時精度。缺少擒縱系統,鐘錶就不可能滴答行走。

當時,只有少數專家知道如何製造擒縱裝置,而相關製作方法不是遭到重重保密,就是早已流逝在時間的長河中。沒有文獻記載、沒有數學公式,甚至連製造工具都買不到。格拉蘇蒂過往的製錶工匠曾經掌握著這種技術;不過因為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石英革命對機械製錶行業造成的嚴重打擊,製造擒縱結構的技術和設備在格拉蘇蒂均已失傳。雖然那段艱難歲月早已過去,人們也再次開始欣賞機械腕錶的技術和美學魅力,但許多知道如何製造擒縱結構的工匠早已逝去,導致他們的工藝知識無人傳承。因此,NOMOS決定採取行動:公司攜手德累斯頓理工大學制定了一項艱巨的任務,開發自己的擒縱系統,從而在機芯生產流程中實現徹底的獨立。

擒縱裝置是一種極為精密的零部件;機械腕錶中沒有任何一個部件有這樣嚴格的公差要求。擺輪和遊絲必須能夠根據各自的特性完美協作;擒縱輪的輪齒必須完美同軸,任何細微的計算錯誤都會導致整個擒縱系統無法正常工作。簡言之,我們積累了多年的深入研究、廣泛的測試實驗,以及大量的失敗經驗,

但是我們從沒有想過要放棄。最終,我們在 2014 年巴塞爾國際鐘錶展上推出全新研發的擒縱結構-NOMOS 自製擒縱系統,並出現於NOMOS Metro腕錶中。NOMOS 現在能夠實現許多高級製錶企業都未能實現的壯舉:自主生產的擒縱系統。Uwe Ahrendt 錶示:“能夠做到這一點,讓人感覺就像登上月球一樣。”法蘭克福彙報(FAZ)作為德國著名的新聞媒體也暗示“就連蘋果公司都密切關注著”這家來自格拉蘇蒂的小型錶廠。

Metro是NOMOS 自製擒縱系統的第一款腕錶。在那以後,NOMOS 開始為其所有機芯(這些機芯也是全部自主生產)配備這種擒縱裝置。很快,NOMOS 所有腕錶都會用上這種微小的機械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