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nzel先生,您徹底重新設計了此款機芯。這代表什麼意義—而且是如何開始的?

對於DUW 6101機芯,我們分別檢查了188個零件,因為我們想製作一款全新、易用且能快速設定的日期機件。要在僅有3.6毫米的高度裡完成,的確是項挑戰。我們已經有多年來的研發技術能加以利用,如其他NOMOS機芯、NOMOS擺動系統與我們專利的齒輪傳動組。當然,與1970年代設計機芯的製錶師相比,現今我們擁有全新的技術選擇—正巧現代手錶內使用的機芯,大部分是當時所創造出來的。僅有少數所費不貲的例外,以及NOMOS Glashütte。

究竟是什麼使您的新日期機件如此特別?

新型日期機件能讓你只轉幾次錶冠就可周遊大半個月。不僅能往前,還能向後。偶爾可以在別處找到此功能,但要落在我們的價格範圍裡,這可就是獨一無二的。NOMOS Glashütte的標準規格是機芯周圍都安裝有日期環。但該是時候提升到下一個層次:日期不僅僅容易設定,顯示窗大方清晰放置於錶盤邊緣。我在產品設計部門的同事對這次新機芯感到十分高興—因為它為設計開闢了新機會。

怎麼可能將以上這些優點全都放進僅有3.6毫米的高度裡?

因為我們親自設計的每一個零件,而且幾乎也是本品牌自行製作,所以我們有幾個選項可以使用。這些選項能讓我們繼續創造性地思考,同時我們也徹底重新設計了上鏈系統。而且,為了節省空間,則讓雙咬合齒輪、雙面輪與轉子介輪接替限緊裝置的功能。

研發新的日期機芯花費了多長時間?

從第一個規格的樣品零件、工具與機芯的起草,到機芯完成能夠進行系列生產為止,整整花了三年。而這是我們整個部門十二個人投入研究與開發的成果,因為的確是項很龐大的工作。但在這段時間裡,我們不只進行DUW 6101的作業。

DUW 6101由188個零件組成。您最喜歡哪一個零件?

啟動磁盤,是一個有圓角的三角形。它讓我們在機芯內省下許多空間;就能在十點鐘方向安置一個較小的日期輪。它一天只會將日期往前改一次,但24小時內會轉四次。歸功於啟動磁盤,這款手錶的心臟就有一套永遠不需更新的程式—因為它完全是機械式的。